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育儿

天戏 第三十二章 层出不穷

时间:2020-02-15 20:21: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天戏 第三十二章 层出不穷

天将亮未亮,五百黄金甲已然到达。灰蒙蒙的天空开始下起xiǎo雨,慢慢变大为帝都每个角落扫去尘埃。

“这场雨来的可真及时啊!”身披蓑衣的寒然看着湿漉漉的青石板,欣喜万分地出发往目的地!

西宁城城主粱楼让接到五千黄金甲驻扎在西宁城外惊慌失措生怕出意外就命人通过特殊的传令方式告知帝都。而来自帝都的回信则是让他切莫慌神,只是常规的军事操练。

“尽管他掩人耳目,可是在的武力下一切都是徒然!告诉第二天意,朕等不到荧惑守心,今天就要让荒姓xiǎo子到白马坡有去无回!上次袭杀西财神计划失败已经导致我们全盘计划停滞不前,这次如若再失败!哼哼!”威胁之意呼之欲出,只是他低估了合作伙伴的傲气。

“陛下,第二天意在出发前説这是他们一次无条件替我们执行任务,他还厉声指责上次我们提供的情报有误险些让黑镰丢了性命,他对此很是不满!”虚无的声音也带着些愠怒,显然对这位第二天意的态度不满。

“生出不满?是不是如今羽翼丰满要飞走了?梦邪生也不知打什么如意算盘,自己打着闭关修行的幌子推他的徒弟站在台面上跟我们对话,一个乳臭未干的xiǎo子能成什么大事?待这次将那荒姓xiǎo子了结后朕就替梦邪生好好教训教训这个无理的后辈!”印宏冷笑道,他已经计划好除掉荒君渔之后要彻底清洗大黎格局免去所有后顾之忧!

将近黄昏,天空依旧飘着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一袭黑衣的荒君渔手持黑伞孤身出现于白马坡,一头白发如雨后远山般愈来愈清明。

白马坡并非是一个山坡,而是一座xiǎo沙丘。丘上植被稀少,土质疏松加上雨水的冲刷就好似一块被发疯牛羊犁过的贫瘠之地。而叶醉此刻正被绑缚在临时搭起的木桩上,他已经得知对方将他绑在这里是为了引诱荒君渔前来,至于目的当然不是要他来叙旧这般简单。他自责又给荒君渔添麻烦的同时也在心里默默祈求着荒君渔千万不要来!可是当他的眼帘中缓缓走进一位白发少年,面挂如和煦春风般的笑容打着一把黑伞孤身前来,萧条的身影让人怜惜。叶醉心里感到很温暖,荒君渔为了他竟然孤身犯险。温暖之余叶醉立马反过神来冲着荒君渔大声喊道:“走啊!君渔!不要管我!快走啊!”他近乎嘶吼般的嗓音只为劝告荒君渔趁那些杀手没出现之前赶快离开这里,以免发生意外。

荒君渔不为所动,他迈着儒雅的步子任溅起的泥水打湿亮黑的锦靴继续前行:“待我杀了这些人,我们一起离开白马坡!”

“不愧是荒姓少爷,明知山有猛虎却无惧往矣。孙某人佩服!”叶醉身后的沙丘跃出一道黑影,一副书生打扮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停下身形来到叶醉身旁快速封闭叶醉全身经脉让他无法动弹言语。

中年男子长相平平,不太出众的国字脸散发出书卷墨香味,其中还夹杂着一丝若隐若现的烈酒味。他束着高高的发髻,白色的学士服丝毫不在意秋雨洒落。他背负一柄颇有些古韵气息的剑,站在叶醉身旁毫不吝啬对荒君渔的赞赏。

他是酒剑书生,大黎杀手榜第二!孙落第!

“哈哈哈,在下看法恰恰与前辈相左,晚辈自幼打虎至今已不知手刃多少虎命。”荒君渔停下了脚步,他看着孙落第也有些讶异。此人确实不愧是杀手榜第二,气息混润收放自如,不可思议的是作为杀手,偏偏还如此有性情洒脱。

“看阁下也非偷鸡摸狗奸诈狡猾之人,为何要绑了我兄弟来要挟我呢?”荒君渔欲抑先扬:“单论阁下一手大家风范的书法,修书一封晚辈自当登门拜访。”荒君渔仿佛一个初入学堂的学童对先生充满恭敬。

“我本以为所有荒姓人都是像荒战那般傲慢无趣,没想到还有你这么一位伶牙俐齿的少年,孙某惊诧!”孙落第有意无意的提及荒战,看似漫不经心实则是想动摇荒君渔的心,如果真如主上分析那般,面前这位白发少年定是荒战逃过一劫的儿子。

“xiǎo雀岂知鸿鹄之志?”荒君渔不为所动反唇相讥。

孙落第当然知道荒君渔所指为何,荒战当年举世无双风华绝代而他只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二流杀手。不过他很快释然,也不与荒君渔打机锋直接道出此行目的:“今日荒少爷如若想要叶醉平安离开白马坡怕是要付出些许代价啊。”

“磨磨唧唧确实有失男子气概,当年前辈名落孙山如今想来也是顺理成章不足为奇啊!”荒君渔看似并没有放过揶揄孙落第的任何机会,他这么做并不是他擅长和喜欢,而是他想要替寒然尽可能争取时间。

尽管荒君渔道出孙落第此生的痛脚他也咬牙忍下,今天自己是带着死命令前来白马坡,如果误了主上大事那定会受到生不如死的惩罚。孙落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长剑,在荒君渔暗叹孙落第不凡时,十八个杀气滔天的黑镰杀手由远及近在孙落第身后一字排开,冰冷毫无感情可言的十八双眼眸锁定荒君渔,就像是黑夜中狼群锁定猎物一般。

果然不出所料,孙落第跟黑镰杀手同是隶属那个神秘组织。

“既然我已经如约而至,那还请前辈先将叶醉放了,我做你们的人质如何?”荒君渔提出救人条件。

“哦?”孙落第也没想到荒君渔竟如此直接。

“相信你们对我来时路上也做了监视,我独自一人面对十八个嗜杀黑镰还有大名鼎鼎的大黎杀手榜第二,凭我一己之力如何能抗衡?莫非前辈是对自己不自信怕我耍诈?”荒君渔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落在孙落第眼里却是对他的嘲笑。

“荒少爷也不必出言相激,孙某人很欣赏你为了搭救一个刚结交不久的朋友不惜赔上自己安危甚至性命的勇气。我赞成你所説的,那就让我的人押着叶醉走过去,你自己绑缚双手走过来。如有意外,想必你应该知道黑镰的厉害,叶醉的性命现在如纸一样薄!”荒君渔离开黄金山庄后一路有人监视,他确实是孤身前来赴约。还有就是出于孙落第强大的自信心,他并不认为荒君渔在的武力下有任何机会安然走出白马坡。他扔了一捆特质的绳索到荒君渔脚下,示意他自己动手。

荒君渔将手中黑伞放下,弯腰捡起特质的绳索利落的将自己的双手迅速捆绑在一起:“缚神索?”

孙落第惊讶荒君渔一眼就认出缚神索也很认真:“对付荒姓人,哪能又一丝马虎?”

缚神索相传是以兽人的经脉制成,它的功用就是封闭有大神通之人体内的真元,真元数量越多越强,缚神索就绑缚得越紧。孙落第相信缚神索绑缚双手的荒君渔已经是煮熟的鸭子,插翅也难逃。

一个黑镰杀手提起动弹不得的叶醉往荒君渔所在位置慢慢走去,而荒君渔也很自觉地走向孙落第。一切进行的都太顺利了,近乎于诡异的顺利,这一切都太不正常了!可当孙落第意识到这一diǎn而感到不安时已经迟了。

当叶醉与荒君渔擦肩而过的那个瞬间,荒君渔动了。在一直严防戒备的孙落第与黑镰杀手眼皮下动了,那双不可能动弹的双手犹如幻影一般插在黑镰杀手腰间一招毙命!没有丝毫停顿一揽叶醉回到先前所站的位置。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丝毫没有给孙落第任何反应的机会。

“你!”孙落第待到黑镰杀手倒下时就已经冲向荒君渔,他没有沉浸在荒君渔为何能够解开缚神索,而是带领黑镰杀手欲将荒君渔团团围住,可是刚站立的荒君渔伸出一只手喝道:“站住!”

孙落第也不知为何就真的站住了,他自己也莫名其妙为何要听荒君渔的命令。可是他出于xiǎo心也阻止了黑镰杀手前进,想要看看荒君渔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一个瓮中之鳖能玩出什么花样。

接下来荒君渔一句话更是让孙落第差diǎn喷出一口老血。

“真听话!”荒君渔解开叶醉身上的禁止,缚神索像是废绳索一般被荒君渔扔到泥泞的土地上

“动手!”不等孙落第发难荒君渔大喝一声!叶醉目瞪口呆!

孙落第与黑镰杀手所站的位置瞬间地陷,犹如天塌!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