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墨海好一朵茉莉花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30: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引子    大唐江山,自它建立后,经过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后,国力空前强大,可就在大唐走向鼎盛之时,身为一国之君的李隆基却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沉迷酒色,不理朝政,将大权交于权臣李林甫、杨国忠等,使得朝野上下怨声载道。  到唐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公元755年12月16日),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地节度使的安禄山,趁着唐朝内部兵力空虚之际,联合契丹等民族组成了十五万大兵,以“忧国之危”和“奉召讨伐杨国忠”为借口,在范阳起兵。  时唐朝承平日久,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民疏于战。遇到突发的战事,河北州县闻风而逃,甚至直接投降,使得安禄山的大军长驱直入,仅用了35天的时间,就控制了河北大部,攻占东都洛阳,河南的部分州县也望风归降。  唐玄宗李隆基在十一月十四得到消息后,派皇子荣王李琬为帅、高仙芝为副帅率师东征,由于杨国忠的无能,很快让安禄山攻占了洛阳。此时的李隆基却听信宦官的诬告,处斩了封常情、高仙芝。  天宝十五年的正月初一,安禄山在洛阳称帝——大燕皇,改元圣武,而李隆基听信了杨国忠的挑唆,使得潼关失守,长安沦陷在即。  元月十三日凌晨,迫不得已的李隆基逃离长安,途经马嵬坡时,三军突然停止前进,要求处死龙武大将军陈玄礼杨国忠父子和杨贵妃。看到死于乱剑之中的杨国忠,李隆基万般无奈地赐死杨贵妃,后来兵分两路,仓惶入蜀(今天的四川)。与此同时,安禄山攻进长安,历史上的安史之乱进入峰。  这一场战乱历时七年之久,后果极其严重,使得社会遭到了空前的劫难,黄河中下游地区一片荒凉。大诗人杜甫在他《无家别》中写道:“寂寞天宝后,园庐但蒿藜。我里百余家,世乱各东西。存者无消息,死者为尘泥。贱子因阵败,归来寻旧蹊。久行见空巷,日瘦气惨凄……”充分说明了当时黎民百姓皆处在颠沛流离、无家可归的状态中。    (一)避难南下  唐玄宗李隆基西逃去蜀的消息,很快就在京城不胫而走,长安立刻乱成为一锅粥。首先是王公贵族跟随大军仓惶逃跑,接着就是达官显贵各奔东西,就是黎民百姓不分青红皂白地南下逃命。  就在这一天早上,一个前朝的姓胡的举人,按照惯例前往一个王爷的府上去拜谒,刚进门,一直儒雅的李王爷就冲他喊道:“胡举人,你不要命了吗?人家都在收拾家当南下避难,你怎么还跑我这里做甚呀?那个胡人安禄山反了呀,大军已经攻下东京了,你赶快回府准备去吧!”  “好,好……”闻听此言的胡举人话未说完,赶快转身就跑,往昔的尊严全然不顾,扔掉了手中的折扇,双手提起袍子的衣角,迈开大步,急急忙忙地从一条青石板的铺成的小巷向自己的家中跑去。  正在门口守门的胡安,老远就发现老爷狼狈不堪的样子:冠巾歪戴,靴子也跑丢了一只,踉踉跄跄,上气不接下气。就赶快迎接上去,一把搀扶住他。闻讯的胡夫人赶快吩咐丫环端来一杯茶水,胡举人一饮而尽,稍作喘息后,他大声地对门口的胡安喊道:“胡安,胡安,快,快快,快和胡福一起将家里的马车套好,让胡祥等驾车去接你们的家人到南城门外,届时一起南下。”  知道大事不妙的胡安,立即按照老爷的吩咐行事去了。胡举人转过身后又对站在一边的春红道:“春红,你快和夏荷一起到后楼,去将瑞珍的主要物件收拾一下,告诉她,马上要出远门,路途遥远,行动不便,不要带没有用的东西。”  一边傻看丈夫的胡夫人,见到别人都被支配走了后,才嗫嚅地问了一句:“老爷,究竟出了什么事了,看你慌慌张张的样子?”  “唉,大事不好了,那个杨贵妃的干儿子安禄山反了,已经打进了东京,直逼长安城了,皇上也逃出了京城,这个家不能呆了!我们只好去投靠我的一个同僚,到河南去暂时躲避一下,待时局安定后再回来!”说着胡举人又催着夫人带着佣人李妈,去收拾自家的金银细软等值钱物件,并吩咐胡安、胡福二人将东西抬上马车上。夫人在李妈的搀扶下登上一辆马车。胡举人则一直往后楼望,急得他不停地搓手。  一旁的胡安来到胡举人的面前,小声地问:“老爷,仓库的粮食要不要……”未等胡安说完,胡举人道:“你开什么玩笑,人,都挤不下,还要什么粮食呀!又不是搬家,是逃命,知道吗?”  这时,一个年近六旬的老管家走到了胡举人跟前,“老爷,我请求留下,和老赵头一起为老爷看家护院吧,我这把老骨头就是跟着老爷南下也不行呀,哈哈,一路颠簸,非散架不可,还是留在府里,听天由命的好!”听了曾经跟随父亲多年、看着自己长大的老管家的话,胡举人热泪盈眶,握了握他的手,并给他留下一些银两,大声地说:“那家里的一切就拜托你老了!”  再说跑向后花园里的绣楼去的春红、夏荷二人,一路疯疯癫癫,还没有到达楼下,就大呼小叫地喊:“小姐、小姐……”  正在楼上对自己凭着记忆临摹出的一个年轻男子画像发呆的少女,就是被胡举人视为掌上明珠般的宝贝女儿——胡瑞珍。对于她们的呼喊好像听而不闻,她已经习惯于她们不拘小节的、风风火火的言行举止了,并不感到什么惊讶。  此时的胡瑞珍,正是花季少女,二八佳期。天资聪颖的她,生得一双杏眼,柳叶眉,云鬓高耸的发髻上飘舞着一个翠绿色的凤凰。高高的鼻梁下唇红齿白,桃花人面,凝脂雪肤,修长的身材更显得风情万种。只见她金莲移动,细细碎碎,恰似京剧舞台上的步履。艳红的露胸棉袄上披着一条貂皮的围脖,映衬得酥胸高耸,搭配的翠绿裙裤又使得她充满青春活力,同时也点缀出一种无法抗拒的古典美,是一个摄人心魂的尤物。  听到二个丫鬟的大呼小叫,不知底里的她愠怒地抬起头,莺声燕语到:“为何如此风风火火,成何体统?要是被老爷看到,非打断你们的腿!”一边说着,一边将那张刚刚临摹好的画用纸轻轻地覆盖好,因为她怕丫鬟看到她画的是自己的如意郎君李骏,一定会笑话她。就是这样她心里还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心跳得厉害,粉嘟嘟的脸上泛起红晕,似刚刚偷了别人的东西一样。  匆匆忙忙跑上楼来的春红,一进门就大声地对胡瑞珍说道:“小姐,小姐,不好了,不好了!胡人安禄山反了,已经攻下东都洛阳,眼看着就要进攻长安京城!所以,老爷吩咐我们赶快收拾东西南下。”不解的胡瑞珍还想细问,二个丫鬟就翻箱倒柜地为她收拾衣物去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消息,瑞珍在一阵思考后,迅速地卷起她刚刚画好的那幅画像,轻轻地放进存放古琴的箱子里,并将文房四宝交给了春红,吩咐道:“春红、夏荷,将一些衣物收拾好即可,其它的东西就不要在乎了,快,我们下楼去吧!”正在收拾的春红望了一眼瑞珍后,又望了那些贵重的物件,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唉了一声,就提起箱包,搀扶着瑞珍下楼,走向了前院。  刚出后花园门,胡举人就看见瑞珍还抱着她喜欢的古琴,又生气又怜爱地说:“瑞珍呀瑞珍,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带这种东西干什么呀!要知道马车里怎么能够放下呀?快放在家里吧,待时局平稳后我们还要回家呀!”  “不,就不,我就要带上它,我在马车上抱着它就是了!”瑞珍也有点来气了,就头也不回地走向了前面的一辆马车。  胡举人点了一下随行人员,已经全部到齐了,就吩咐胡安等赶着马车出发了。胡举人再次对老管家抱了抱拳:“保重!”  管家老泪纵横地说:“老爷保重,一路顺风!一旦时局稳定,小老儿就差人前往报信,迎接老爷早日回归!”  只听得“驾、驾、驾”的几声,不一会,三架马车就消失在老管家的泪眼里,变成了一行扬起的尘埃……    (二)离别情愁  大约有一顿饭的功夫,三驾马车左弯右拐,终于在混乱的人群中驶出了长安的南门。  坐在一辆马车里胡举人,望着越来越远的长安,想起自己的祖父曾经跟随李世民出生入死,才创下的家业,又经过父亲的官场多年拼搏,不断的蓄积,如今却要断送在自己的手里,再也止不住眼睛里泪水,夺眶而出。“家呀家,老天爷呀老天爷!我祖辈经营的家呀,难道就这样拱手于人了吗?”  倒是出生大家闺秀的胡夫人,此时显得镇静了许多,看到胡举人伤心后,她安慰道:“老爷,熟话说得好,人生有命,富贵在天呀,天绝我们胡家,你有什么办法?再说,别说我们如此,就是当今的皇上也……”说到“皇上”二字后,胡夫人再也没有不敢将话说下去,只是将手中的丝巾塞给胡举人,示意他赶紧擦掉眼角的泪水。  “老爷,家有千口,主事在一呀,您现在是千万不能够乱的呀!”坐在马车后面的李妈也劝说着。  坐在前面一辆马车里胡瑞珍,不时地掀起车窗上窗帘,向后望去,心里也十分难受:“大雁塔呀大雁塔,此行山高水远,我何时才能再见到你那雄浑的壮丽,华清池呀华清池,我何时才能够再次沐浴你的月光……”  就在瑞珍无限感慨和悲愤时,突然,她朦胧地看到在马车扬起尘埃里,一位头戴紫红冠巾、身穿红袍的的书生,大汗淋漓地奔跑而来,飞速地来到车窗外,轻声地呼喊着她名字:“瑞珍、瑞珍,快拉住我的手呀!我要与你同行……”可当她伸手去拉他时,就始终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无论如何也够不着,急得她大喊起来:“李郎,李郎……”  她的喊声几乎同时惊醒了同车的春红和夏荷,明知瑞珍在梦里思念她的如意郎君的她俩,还是大声地叫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从清梦里醒来的瑞珍赶紧揉了揉双眼,“啊,啊,没有什么,没有什么呀……”  “还没有什么?小姐就是嘴硬!刚才是不是梦见李郎了呀?”嘴快的春红压低一下声音,模仿着瑞珍的声音:“李郎,李郎……”接着她和夏荷同时大声笑了起来。  面带红晕的瑞珍赶紧伸出纤纤玉指,轻轻地在春红的脸上揪了一下:“叫你嚼舌头根子!如果你下次再这样,看我不撕破你的嘴……”  春红“哼”了一声:“我才没有嚼什么舌头根子呢!不信,你问夏荷呀!”接着装出了一脸委屈的样子。  接下来是一阵爽朗的笑声跟随着马车在飞驰,也划破了夜空的寂寞,在道路的两旁的田野里飘荡……    (三)两小无猜  提起李郎,还得从十年前的那个春天说起,那是一个阳春三月的季节,草长莺飞,古老的长安城退去了冬天雪白外套,穿上了苍青黛绿的春装,金色的阳光让万物舒展柔姿,开元盛世的余韵使得京城一片繁华,尽管李林甫把持朝政多年,但人们还是享受着万家团圆的祥和。  就是这样的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瑞珍的母亲起了一个大早,一番洗漱、打扮后,带着八岁的瑞珍登上一顶轿子,前往寺院去为刚刚中了举人的丈夫烧香还愿。在轿子里,胡夫人一再叮嘱瑞珍:“大慈恩寺十分繁华,人很多,千万不要到处乱跑,要紧紧地跟着我,不然会走丢的!”  “知道,知道,我要是走丢了,妈妈就没有宝贝了!”稚气的瑞珍嫩声嫩语的话,逗得胡夫人哈哈大笑道:“没了反好,省得烦,我才不稀罕呢!”急得瑞珍伸出小小的拳头不停地捶打着胡夫人:“妈妈虚伪,妈妈虚伪!”  在她们母女的说笑声里,胡安等四人很快地将她们抬到了大慈恩寺门前,小心地放稳轿子后,胡安从轿子里抽出踏步,让她们母女走下轿子。胡夫人从钱袋里拿出一些银两递给了胡安:“胡安,我进去烧香不是一会半会的事,喏,这些银两你就带兄弟们去喝水酒,解一解乏吧!”  “是,谢谢夫人的体贴!”胡安半推半就地接下了银两,“我们一定早早地在这里恭候夫人!”  “好,好!”说完,胡夫人转身向大慈恩寺里走去。  待胡夫人和瑞珍的背影消失在大慈恩寺后,胡安才转过身来对其他三个人笑着说:“兄弟们,今天大爷我请客,走,找个清静的馆子去喝两盅!不过,谁他妈的要是喝醉了,老爷要是扒我皮,大爷我就扒他的皮!”“好,好,好!一言为定!”四个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了人流中。  再说胡夫人搀着瑞珍,在拥挤的人群中,好不容易地挤进了大慈恩寺。胡夫人是逢神便拜,点燃香后,再双手作揖,还要虔诚地双膝跪倒,微闭双目,双手合十在头顶之上,嘴里不停地默念着什么,一直要等到那支香全部烧完后,才慢慢地爬起,然后再缓缓地倒退至门外。如是的烧香祷告,不知连续了多少个殿堂。  在一边观看的小瑞珍,开始还好奇地学着妈妈的一举一动,小心翼翼的模仿,可当她发现那袅袅升腾的香烟散发十分缓慢,感觉到双膝疼痛时,她偷偷地望了一眼妈妈还在微闭双眼,就慢慢地爬了起来,向高高在上的神像望去,有的眉目慈善大腹便便,有的面目狰狞不敢正视……当她转身看到观音的佛像时,心里突然感到奇怪:“这个男人怎么长着的女人面孔呀?”  就在小瑞珍左右观看观音塑像时,从观音的身后伸出了一个面目清秀的小脑袋,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向她望着,伸出小手向她招了招,又伸出另一只手里冰糖葫芦,示意她走过去,和他一道去吃冰糖葫芦。 共 24579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男性性交障碍的治疗及预防方式
昆明癫痫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的知名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女人 智慧新零售 技术资讯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